avatar
avatar
阿瑶

这个世界发展很快,不知不觉别人已超三代,遥遥领先才是常胜将军

avatar
阿瑶

开始我们什么也接受不了,后来我们接受了皮肤与血液,再后来我们接受了器官,后来又在某天,我们开始用机器快速的打印我们的肉体,再把意识转移到新躯体,怀着喜悦的心情,和一起生活了几十年的原装肉体说再见

avatar
阿瑶

星空背景下,摄像机向上悬浮,一个航天员伸手去抓那摄像机,镜头拉远,是地球的背景,很多卫星高速移动着,电视中播报着,中国近地相控阵太空望远镜群建成,另一个画面,火星背景,几十颗卫星旋转着

avatar
阿瑶

梦中去金星旅行,在满天黄沙中看到不远处一片水洼,岸边长满了一寸高的绿色杆状植物,其中一些还顶着1厘米左右的红色小花

avatar
阿瑶

昨晚梦到和机器人捉迷藏,带着一个妹子,一个小男孩,一个小女孩慌张的躲在一个废弃的厂房,但感觉可能会被找到,便锁上了厂房大门,醒来后发现自己好幼稚,人家机器人一个红外扫描就能发现我们,那破锁和那破门更挡不住人家

avatar
阿瑶

有些头痛,可能要感冒,这些天一直很注意,但还是没能防住

avatar
阿瑶

太久没看股票,没感觉了,也不知道能不能涨

pic
avatar
阿瑶

黄金暴涨,下来的可能性不大,但我又一次下了空单,想赌一下,明明知道风险高,还要这样做,投资是做大概率,不是赌

avatar
阿瑶

阿兰是个穿越迷,经常看穿越方面的小说,最喜欢的是穿越去大唐,也不停的准备着,某天醒来,她看着周围的环境,古建筑,汉服,“我穿越了?”她跑去问路人,“这里是大唐吗?”那人撇了她一眼,“这里是横店”,阿兰嘴角抽了抽,看着周围的人,不好意思的点点头,然后和路人拥抱了一下,捂着脸跑开了

5小时后,上海,一个漂亮的女孩子,看着浦东的高楼大厦,“原来21世纪的上海是这个样子的”,一路上,阿兰和一个又一个的人,互换了意识,身体早已不是开始的那个,尽管初来时,被别人怀疑并跟踪,但此刻的阿兰已在茫茫人海

avatar
阿瑶

在遥远的星际旅行,有2种方式

第1种方式是在已控制的星球建立星际网络,通过三体中智子(量子纠缠对)组实现各星球间数据实时传输,同时依托3D打印技术,意识数据化互换技术,来间接实现生物体在各星球间的秒传

第2种方式就很老套了,各星球间建立大型传送阵法(虫洞),这种方式我个人的幻想是,不同质量天体的引力场扭曲空间肯定不同,那对应的狄拉克之海活跃值(温度)是否也不同,如果是,那是否意味着,改变狄拉克之海的温度来间接改变空间曲率,从而实现科幻小说中的曲率引擎,甚至可以在指定方向上改变其狄拉克之海的温度,造出空间虫洞

若上述2种方式都无法实现,那就只能依靠星际飞船了,时间久,需要解决的问题特别多,在船上是休眠还是直接意识数据化保存在硬盘上,到目的地再下载打印出来;还是一路吃过去,要是吃过去就要种菜和培养食用肉等太空产业了

准确的说,我真心希望有天可以实现这2种方式,那样我们要前往陌生星球,可以先通过改变狄拉克之海的温度建立微型虫洞,发射智子探测器,到期目标恒星系后,如果对方的文明等级低于我们,就找个隐秘的安全地方打印星际网络中枢,方便采集对方星球材料打印出用于占领这个恒星系的各种装备,也包括我们的肉体,母星这边要做好意识数据备份,如若战死可再次打印肉体,赋予意识;如若对方文明等级比较高,那还是看情况在说吧,不行就断开网络链接(量子纠缠),堵上虫洞,火速发育,明日再战